还债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老马头去世的时候我才十多岁,我对这个老头印象不好,因为大人们总说他爱占小便宜。经常借钱不还,借 […]

莫杀生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邻居王哥那年四十多岁,在我们这一个木器厂当锯手。王嫂没工作,一个男孩子十四岁,全家都靠他一个人 […]

童子尿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几十年前,我们这的刘二翻盖房子,找了几个瓦匠和木匠。那时我们这住的都是板夹泥的土房,房盖是草苫 […]

讨债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的家族,我现在也分辨不出真假。我大爷家的姐姐比我大两岁,要是活到现在四十多岁了 […]

印子山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在我们这有条河,名字很奇怪叫萤火河,也没看见有萤火虫,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萤火河边有个林场 […]

种树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在我们这一片大山中,从区址往西二十多里,有个山场。这个山场正好坐落在群山围绕的一片空地中,有个 […]

命里有时终须有 命里无时莫强求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我们区西北方向的一个山沟,原来叫做四道沟,后来在那建成了火葬场,大概离市中心20多里地。原来都 […]

命中注定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我小时候,家附近有个小孩,比我大两岁,姓张,大名我忘了,小名叫老小。从小他就不和我们一起玩,性 […]

血纸人1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这个故事,据老辈人说是真实的,它就发生在东坡河畔的一座低矮的小山峦上,老辈人称作那山是“鬼头山 […]

菲兹的32个试婚男人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菲兹32了,刚生完孩子,可是她悲惨的和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