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不是佛。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外星人不是佛》 上破邪师,小破妖。 解剖《海奥华预言》 《海奥华预言》最近很火。 用佛法破解 […]

七个女孩子就剩一个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哎,真是千奇百怪,可惜可惜。 这个事情是在我上小学四五年级才听到的,事情要早好十几年了。坐标黄 […]

还债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多年前,村里胡三家里跑来一只黄狗。黄狗个头很大,不像是流浪的,胡三熟悉村里,知道这条狗不是村里 […]

银脚圈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多年前我家住在林场的时候,有一个老太太,我叫他孙娘。她不能说是会算卦,她不识字,和她说八字她都 […]

转生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我堂姑家的二表姐,在三十年前结婚。她和表姐夫都是正常人,但是我外甥出生的时候,就是有病,那是三 […]

大白蘑菇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林场工人夏天的时候,会干一种工作。大名应该叫抚育伐把,我们俗称清林。就是把大树底下的灌木割掉, […]

人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此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人生最开心的事莫过于 大病初愈 | 久别重逢 | 失而复得 | 虚惊一场 | 不期而遇 | 如 […]

野猪的报复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老话说:能人死在能耐上。我们这有个狠人,就这么称呼他吧。他是猎户,在我们这有点名声。他养了十多 […]

坟前花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我丈母娘家住在东北的一个小村,他们村对面是一片墓园。这些年,随着很多人出外做买卖挣的钱多了,这 […]

生男孩的办法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我小时候,我家附近有个张兽医,要是活到现在怎么也得一百多岁了。他解放前干的是风水先生,后来赶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