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闲聊,有真实灵异事件。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这是我几年前遇到的事。

几年前我和朋友刚上大学,有次节假日,我和朋友唐一起回老家玩。我和朋友约了晚上出来玩,但苦于我们老家是个小县城,没啥好玩的地方,我俩又是两条单身汉没有妹子一起玩耍,于是想了半天,决定寻求刺激,爬山。

爬山而已,有什么刺激的?我们这一般爬山大家都会选择人气旺的那个公园,那公园夜里仍然人如潮水,但我们选择了另一个几乎没人去的公园。我们选择去的公园,前身是一个烈士陵园,再前身是个乱葬岗,我小时候还能在山上看到一些坟头,一些破烂的棺材板,甚至有几副几乎完整的棺材就被丢弃在地上。

小时候治安不好,很多社会混混、古惑仔经常夜里在那公园聚集,并把公园当成他们的地盘,而能够常驻此公园的混混,也被视为有点身份地位的混混,普通小混混一般没资格去那里。甚至一些社会大哥,也会选择此地作为谈判地点,如果谈判不合,那就地开打,免不了又是多人流血的夜晚。

普通人如果夜里进这公园,百分百会被抢劫并且附送一顿打,女的还会被调戏,非礼,甚至强J,如果有女学生被混混忽悠夜里到那里,那么回来的几乎都从女孩变成了女人,有过不少例子。那地方经常有人被打伤打残,偶尔也有一些消息说谁谁谁在那被杀死了,所以那地方更加成为普通人的禁地。

后来上面来人,不知怎么就看中了这乱葬岗,决定在此开山建校,于是数个山头被推,坟头被推平,棺材板被清除,乱葬岗也没了,此后,一座烈士碑立在山中,一个很大的学校依山而建。上面的力量是很大的,为了这学校顺手除了很多黑势力,于是从此至少表面上风平浪静,治安没以前那么乱了,那学校也成了在我们附近十几个市都很有名气的一所学校。学校背后是山连山,距离学校最近的两座山就是我口中的公园,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公园也不再是普通人的禁地,也有一些情侣晚上选择在这里约会,图这里人少,而且没几盏路灯,黑漆漆的环境方便亲热。

今晚我和我朋友无聊之下,决定夜探公园,美其名曰锻炼身体。按朋友的说法是,顺便看看能不能碰到几对小情侣在做某种见不得人的事,观摩观摩,学习学习。

我们来到了山脚下,进了公园大门,面对的是一条斜坡,夜里凉风习习,走过几个弯道之后,我和朋友到了半山腰的平地上休息。休息片刻,继续爬山,此时有两条相反的路,一条是右手边的通往最近的山顶的路,这条路的凉亭回廊等建筑物也是最多的,很多情侣会走这条路。与朋友走了一遍此路,情侣没碰到,倒是黑漆漆的环境黑漆漆的建筑让人感觉很无趣,于是返回到半山腰。

但朋友没看到想看的,不死心,不想下山,于是激将我走另一条路,还问我会不会害怕。因为另一条路通往群山之中,烈士碑就在半路路边,这条路也是最暗的一条路,建在这条路的路灯永远都是坏的,即使修好没几天就又坏了,不知为何,于是就没再修,所以这条路一直都无灯黑暗,这条路所在的那山,也是曾经的乱葬岗的中心。即使是现在,一般人也只是白天才会走这条路,主要是怕没路灯太暗了,怕不安全。

我当然不怂,于是俩人走上了另一条路。走了才几分钟,我们就不得不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因为树木太多把月光都遮住了,环境暗得连脚下的路都看不清。我们路过了烈士碑,很有默契地习惯性地面对烈士碑静站了一会,然后继续往前走。

我们聊着聊着,继续走了约莫十几分钟,黑暗的道路,除了我们的声音,就只有呼呼的风声和沙沙的树叶声,此外连一声虫子叫都没有。我们此时都有点怂了,感觉太安静了,但都嘴硬,互相吓唬,还说鬼故事互相吓人。忽然风停了,树叶声没了,虫子叫的声音也一点都没了,一片寂静,静得连我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都清楚地听得到。我们奇怪于这种寂静,按理说这条路的路边是有人养鸡鸭的,偶尔还会有狗冲我们吠,但此时此刻异常安静,安静得让人害怕。

我忽然有种被人看着的感觉,于是我转头往背后看,但什么都没看到,我环顾四周,除了我朋友,什么人都没看到。我朋友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当做是自己想太多,或者是我心里害怕了,自己吓自己而已。于是我俩继续往前走,但很默契地都不再说话,静静往前走。可是没走几步,我又有被人盯着的感觉,而此时这种感觉来源于前面上方,于是我抬头往前面上方看去,但除了树木什么都看不到。朋友看我的举动,笑着对我说了一句:“演技不错啊。”我也笑了笑,没回答。

我们两个继续慢慢走着,忽然我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感觉气氛非常压抑,感觉冷但又不是普通的那种冷,以至于我冷汗都出来了,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巧的是,朋友也同时停下了脚步,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只是他脸上的笑容有点牵强,我发现他身上也有很多冷汗。我笑道:“你害怕了。”他回我以“呵呵。”我问他有没有觉得气氛很压抑,他说没有,我问他有没有什么感觉,特别的感觉,他说没什么感觉。

我想了想,决定放下面子,说这地方没什么好玩的,回头吧。奇怪的是朋友居然没像想象中那样嘲笑我,反而马上就答应了,说的确没什么好玩的,于是我俩掉头往回走。

可就在我回头的时候,我的余光看到路边的山上几十米外有一个白色的人影,那人影在山上一动不动,我看不到她的眼睛,但感觉她在看着我们。于是我跟朋友说山上有个人,朋友往我说的地方抬头一看,说哪有人。我再看,还是能看到那个人,一身白色衣服,不是很长但过肩的头发。我跟朋友说,就在那啊,你看。朋友又往着我说的地方看了看,仍然说没看到。我不死心,继续叫他看,他却不看了,说走吧。

我们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默默走着,走了一会,我心里感觉很不舒服,忍不住差点想跑起来,朋友也加快了步伐,就像赶路一样,一下子把我超了走在前面。

忽然朋友大声“哇”地一声,把我吓一大跳,他哈哈笑着说终于吓到我了。那种压抑的气氛忽然被打破,我骂道放屁,我是以为你精神病犯了,怕你咬人。他笑着说你就嘴硬吧,我脑子一抽,回道:“你不也冷汗都出来了吗?”他沉默了一会,说那是热的,我想了想,说你这多冷汗是肾亏。接下来我们很默契地没再说什么冷汗,没谈那种气氛,也没说那个白衣服的人,虽然我仍然有种背后有人看着的感觉。

感觉走了很久,我们经过了烈士碑,说明很快就能回到半山腰了,我终于没了那种背后有人盯着的感觉,朋友也话多了起来。到了半山腰的平地,我俩看了下时间,发现我们进去用了二十分钟左右,出来却用了四十几分钟。我们边聊天边下山,找了一家店喝茶,吃点心。喝茶时,我问朋友,真没看到那个穿白衣服的人?朋友贱笑着说我见鬼了,有女鬼要跟着我回家进被窝。我认真重复说一遍,在山上那地方,那白衣服的女人就在那里,那么清楚,真没看到?朋友还是说没看到,继续胡吹海聊,于是我也没当一回事了。

第二天晚上,我们又来这店喝茶,宵夜。喝完茶,在路口碰到另一个朋友杨,聊着聊着朋友杨给我们发个微信链接叫我们看看,说某公园昨晚有人上吊自杀了,是个女的,让我小心点,因为我平时经常去那爬山锻炼身体。我和唐笑着说不会吧?我俩昨晚才去那里爬山。朋友杨一脸惊讶,问我们真的?我俩回答,真的,昨晚一起去的。这时我们打开了微信链接,是我们这城市的微信公众号,链接的文章里说,某女子昨夜在某公园上吊自杀,具体地点在哪哪哪,被发现于今天早晨,是路过的市民发现的,发现时已经死亡……

我和朋友唐一惊,这地方不就是我昨晚说看到那白色女人的地方吗?我跟朋友唐说,看,我都说了我看到有个白衣服的女人,你非说看不到。朋友唐笑着说真没看到,可能我见鬼了,小心点。朋友杨则一脸惊讶地又看了看公众号的新闻报道,那女子还真是穿着白色的衣服。于是我激将道,敢不敢现在再去一趟,这次我们三个人一起去,肯定比昨晚好。可朋友唐说不去,而且说以后都不跟我一起夜里爬那公园的山,因为没意思。朋友杨也说不去,免得晦气。

至今不知道朋友唐那晚究竟有没有看到那白衣服女人,是他看到了但不敢说,还是其实只有我看到了,而我看到的,是一具上吊的尸体,还是鬼魂?

————————————————分割线。

闲聊,偶尔来这网站看一看,发现多了不少故事,这些故事还都分类为“亲身经历”中的“灵异事件”。我想说,说故事的可以放在其他分类区,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才放在这个分区,这样比较好。

我来这网站就是想看亲身经历,真实经历的,不是来听人编那些狗屁不通,一看就感觉像十几岁的小孩编出来的小故事的。想说故事可以,想试试自己的文笔可以,但把分类放清楚了,别放灵异事件区,因为灵异事件区归类为真实经历。免得有人点开灵异事件,想看真事,却看到一大堆故事,啥妖、啥鬼夫君、啥神,啥大仙,踏马啥东西都出来了,有的甚至照搬我看过的一些小说里的桥段。

不是亲身经历就算了,是听别人说的也行,也有人转述写得好看,但别踏马写一些比《故事会》还故事会的东西,还要全都放在真实经历区。这样乱搞早晚会越来越多人放弃这网站,特别是我这类只想看真事的人,这类也是目前人数最多的,到时候会第一个走人。到时候瞎玩的就剩那么十几个人,来来去去都是你看我,我看你,有什么用?

分类明确,各取所需,这是最基本的,这个都做不好,等着没人吧,届时只剩那点人,你们之间爱怎么编怎么编。

(另外,我讲道理,但有时候说话不好听,如果有人无理骂我,我可能会反骂得对方踏马都不认得)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