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那些邪乎事儿(二 穿红兜肚的小孩儿)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我们搬到镇上以后奶奶身体越来越差。到第二年的时候走路都需要人搀扶,所以很少出屋。偶尔天气好的时候,她会让我们扶着她到外面晒太阳。每当这时候她就指着我家东南方向的一户人家的院子说:快看、快看,那家墙角有一个穿红兜肚的小孩儿!可我们却什么也看不到!她说这话时,带给我们的恐惧是你们无法想象的!即使现在回想起来还感到后背发凉,每根头发都立起来的感觉。故事说到这儿不算神奇,神奇的是一年后(农村包产到户的第二年)我的爸爸就在奶奶说有红兜肚小孩儿的地方出的车祸去世了!那年应该是农村包产到户的第二年,我家分到生产队的一匹蒙古马。我们那里人管这种马叫鞑子马,这种马以前生活在草原。不擅长拉车、性子烈。爸爸分到马后又做了一辆马车,靠着这马车种田做农活。那时候还不是市场经济,还需要为集体劳动。叫做出义务工,我爸爸就是在为大队出义务工的时候马毛了。马车翻到的时候爸爸舍不得车没撒手,就在奶奶说有红兜肚小孩儿的那个墙角晕倒了。送沈阳医大一院住了10来天,抢救无效去世。他出事的地方和奶奶指的地方一点不差!是什么私密的生命带走了爸爸,还是冥冥中命运的安排,到现在我也说不清。但感觉这两个事情绝不是巧合!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