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解压短故事系列①】“坐起来”的老前辈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昏暗的灯光照着,停灵处一个人影模糊不清,再细看时,好家伙!这个时候了,除了水子醒着,半夜三更,停灵处那个慢慢坐起来的黑影还能是谁,水子挣扎着,揉一揉眼,“老前辈莫非!”他压抑住自己,正要推醒身边的父亲时,竟然发现那身影又不动声色地躺了回去……

写在系列之前,我从前都是通过小伙伴间的书刊杂志和前辈们的谈话之中一窥民间奇闻轶事的世界,所以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万千网上世界之中结识灵异网网站,更没有想到过自己投稿文章。不过既然如此,就突然想把自己从各种途径收集到的奇闻讲给大家,因为有许多故事的谜底已经揭开,所以会采取【短故事】加【解谜】的形式出现,重在解闷,希望大家喜欢。当然有新的见解不妨讨论,多谢阅读!

【短故事】这个故事是从我爸那辈人那里听到的,先说说故事背景,亲历者是我叔,因为发生在上个世纪70末至80年代初,那时他还很年轻,所以为方便讲述下文都称为水子(化名),故事发生在某个南方乡镇。文章中情节并非完整纪实,但大体符合亲历者之言。

故事开始,某个冬夜,水子随父母前去为一位病故的老前辈吊丧,那个时候人情朴素,两家人不甚亲密,听闻消息,便是当天有天大的活计,也得放下。这样,迎着刺骨的寒风走了近十黑路后,终于到了主人家。

因为时已近夜,前来吊唁的大多是逝者的亲朋,操持丧礼的家主为水子一家的到来感到惊讶而感激,于是按礼拿出酒食款待了他们。(当然水子家也回了礼)。宴后估摸着时候已不早了,主人家又请水子一家下榻一晚。既然盛情难却,权且住下,按规矩为老前辈守灵。

按我们这里旧时的习俗是,人走之后亲人为其设堂守灵3至7日,宴请亲朋好友并设丧事,以寄哀思,守灵者最好便在灵堂附近甚至是前厅就近搭地铺而眠,以彰孝道。于是当夜水子便同父亲等前辈就地而卧,飘飘然不知道过了多久,俗说人有三急,水子忽从梦乡惊起。迷迷糊糊寻个安静处解决,谁知刚一起身便是惊出冷汗,脚亦似千斤铁重,怎么了呢?

原来听我叔讲,那个时候乡镇之中条件不比现在,人一过世,富贵之家尚可买棺入敛。那么贫苦人家呢,只好事事从简,但是逝者为大,为此便是拼了命,好歹买了白布裹着。

水子的眼神直钩钩盯着斜对角的灵堂看,借着残尽的烛光和凛冽的寒风,他的头脑清醒了许多,于是眼前的一幕就变得犹为真实,烛光照影,老前辈身上的白布竟然“沙沙”作响,使得本就阴沉的夜更为寒气逼人一阵风抚过,水子这才看清……

昏暗的灯光照着,停灵处一个人影模糊不清,再细看时,好家伙!这个时候了,除了水子醒着,半夜三更,停灵处那个慢慢坐起来的黑影还能是谁,水子挣扎着,揉一揉眼,“老前辈莫非!”他压抑住自己,正要推醒身边的父亲时,竟然发现那身影又不动声色地躺了回去……

叔后来说,他是从小跟着大人走街串巷子的,东边哪家婚宴,西边哪家白事,什么没有见过,但是那次真是虚了。

【解谜】水子,我年轻的叔,他硬是弊了许久,直至东方初白。才敢去解决了事情。第二天一大早,他把自己半夜所见如实告诉了前辈,于是一干亲人按礼节跪拜,燃香祭奠后,家主子的身一看,突然泪若泉涌,众人皆上前扶住,大家一起看时,有经验的前辈瞬间明白水子经历了什么……

原来裹布之人疏忽大意,竟至于其布料未密封严实,那布当然已是裹成人形,当夜寒风径从后回流吹起,老前辈遗身便从布底脱落,大风吹起人形裹布,因为遗体脚部的布料未损,而从前部被扯起,人形白布前端从人体向上飘起,后端仍固定,加上烛光闪烁,从远处看,竟然是如同人坐起来了一般!!!后来风消停了些,布又落了下去,当然跟躺下了一样。

可怜我叔,弊了许久,要不是大家科学求证,恐怕是换着是谁,都是童年阴影了罢,不过大概是因为见多识广,叔是我见过的最胆大谨慎的人,因此,他也是我敬佩的人之一。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