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寻鬼记——寻找民国陪都最负盛名鬼故事的秘密档案

0 Comments

黄金城 报导:

前言

要说重庆历史上城区最有名、影响最大、持续时间的闹鬼事件估计有两件:一件是民国鬼楼事件,连当时民国的中央日报都连载刊登了系列关于鬼楼(当地人叫白屋,因为最早为白敦容所造)的报道,名噪一时,可谓上是陪都第一大鬼事。

而林语堂、卢子英、田汉等围绕鬼楼引发的事情更是把鬼楼推到了新旧文化冲突的最前沿,再后来,由于鬼楼当时的盛名,在中国电影史上享有盛名、中国第一部恐怖片的37年版电影《夜半歌声》(当时电影厂就在鬼楼对面的金刚碑古镇)在鬼楼的取景、采风更是把恐怖的气氛搬上了银幕。

直到现在,从盐井到北碚再到沙区井口嘉陵江一线的老人都还能清晰的记得那时的传说,谈起来还是毛骨悚然;

另一件应该算是解放初期的七星岗闹鬼事件,当时的影响力之大,引得时任重庆市第一届市长的潘文华亲自下令,修建了菩提金刚塔镇邪镇妖,才最终平息了闹鬼事件。

第一章 民国传奇——鬼楼春秋

(在写这段文字之前,首先容我对这次为我提供帮助的人们表示诚挚的感谢,使我通过历时一个多月的走访和查阅资料,能够把整个史实和历史的真相得以完整的呈现和剖析,感谢档案局、方志办、文管所为我提供了大量的史实资料,感谢那些被我打搅的老人们热心的讲述和推荐,感谢驴友和赏石协会的朋友们对路线和论证和地理情况变迁的详细调查,让我通过这次找寻学到了很多东西,获得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第一节  引子

听说鬼楼的故事很早,在很多介绍重庆、北碚老建筑的书籍和老照片上都看见过关于这个晚清民国初老建筑的介绍,但一直不知道还存不存在,很多人都说它早就不在了。

老人们也说民国到解放后,它一直都是温塘峡口最重要的一栋建筑,在对岸的金刚碑古镇,以及航行在嘉陵江上的行船都能看见它的秀丽而又诡异的身影,但有段时间前面修建了工厂就再没有见过了。

后来听说很多人都去找寻过,但根据老人的记忆和史料的记载都没有能找到,再后来温塘峡古道和东阳江滩成了驴友探险的黄金道路以及收藏石头的石友们的常到之处,基本整个温塘峡各个山头都被人走了一个遍,开始有人声称找到了当年的鬼楼,但根据历史的记载和地理状况,始终不敢轻信。

直到有一天,突发奇想,准备对所有的资料进行一个考证,于是我走遍了基本老北碚的所有街区,遍访了当年有可能的见证人,听他们讲述鬼楼的前世今生,让他们辨认照片,又根据他们的讲述到档案局、方志办和文管所查阅资料,一段尘封的往事慢慢浮出水面。

但当就要出发时,又出了新状况,本来打算一起前往的3个朋友最终受不了天天听关于鬼楼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故事,决定不再前往了,差点搞得我自身去取证。

还好后来父亲听说了,兴奋不已,说他年轻的时候就和一帮人去找寻鬼楼,但很多次都没有找到。

于是邀约了研究古建筑的和熟知民国历史的一个伯伯和一个叔叔一同前往,一起对这个老建筑是否鬼楼进行技术和历史方面的考证。

于是在七夕节这一天(为什么是七夕节,纯属巧合),我们动身就地取材,就事论事,去现场探听虚实,观看明白。

由于有了驴友和石友们对地理位置的考证和辩论,我们找到鬼楼可以说是一番风顺,沿着古板小道盘山而行,行走几分钟就到达山顶无路,穿梭于树林草地,旁边有一道围墙,下边是几米高的悬崖石壁。

在一处地方是依靠水泥板搭桥方式勉强通过,终于透过树林枯藤蔓缝隙,观看到呈现出在眼前的景象,就是外国电影《小岛惊魂》、《鬼入侵》等等,告诉你如此恐怖惊悸惊悚画面场景出现在人们面前,让人产生恐惧心理,胆战心惊,惊恐万状,惊慌失措。

鬼楼目前已经风雨飘渺,由于从民国一直没人敢靠近,已经几近危房,它是一座孤立于山崖石壁上的二层加顶阁楼的深灰色砖木结构的独栋别墅,有阁楼偏房,依稀能够观看到房檐的精美木雕刻图案,暗红色有窗棂,天蓝色的门,楼顶已经垮掉半边,还有房间,阳台。摇摇晃晃,摇摇欲坠,破烂不堪,腐朽残损。

破落的建筑物,门窗残存,确实是名副其实,名不虚传的鬼楼,地上是长满青苔和草地,厚厚落叶,有一道石梯与山下外部相连。四周是悬崖峭壁,山顶整体宽度十多米。

山崖边上有一株高大参天的黄葛树陪伴,视觉效果十分恐惧。而一些关于鬼楼的文学作品,诸如《北碚鬼楼》、传奇小说《嘉陵风云》更让眼前的鬼楼增添了无数的诡异色彩。

其建筑的精美程度和室内一些华丽的细节表现让人无不惊叹不已,破败荒芜的景象丝毫掩饰不了他曾经华丽的装潢,而鬼楼所处的风景正如历史记载的那样,峡口,古镇美景尽收眼底,简直没办法将这样一个美丽的别墅和众多离奇的鬼故事联系在一起。

我们整整在鬼楼呆了一天,都不舍离开,通过对建筑本身的分析,史料中的描述,以及老人的辨认,和周边农民的诉说以及白屋这个地名的由来我们可以肯定这确确实实就是白敦容的别墅,也就是鬼楼。

而关于地理位置等一切疑问也渐渐在鬼楼中找到了答案。废话少说了吧,直接开始讲鬼楼的故事吧,让大家对这个老建筑有个更深刻的认识。

第一眼看到鬼楼,透过郁郁葱葱的树木和藤蔓,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起了众多鬼片中的老楼,神秘诡异
从山下蹒跚而上的小道一直通向鬼楼
房梁上的榫卯结构的梁柱都雕上了精美的图案,让人惊叹

趴着悬崖一侧的围墙上拍摄镶嵌在悬崖一侧的建筑,突出的阁楼,飞檐美丽华丽
二楼的木质地板早已腐朽脱落,空留下门窗悬在空中,昏暗的光影下甚是吓人
非常巧妙的小阁楼设计,二楼的这个地方就是我下面讲到的故事中经常闹鬼的地方喔,也是女主人的卧室
非常漂亮的观景小阁,上面的飞檐是传统的精美石雕

第二节  故事一

(开始讲故事了,按照时间顺序,大家耐心点哈,我慢慢讲)

要介绍鬼楼,还是先从记载林语堂传纪的一段文字开始吧,(主要是我懒,就懒得敲键盘了,哈哈,两条横线中间部分为摘录部分)。

如果遇到一天没有警报,或者这天警报解除得早,或者这天警报来得迟,只要是一有机会,林语堂就引着全家人参观游览,游嘉陵江,游北温泉,游缙云山,游览北碚的所有风景名胜。

有一天他们游览北温泉,徒步沿嘉陵江至金刚碑搭船,进温塘峡,上得船来坐在船舷上,远远瞧见对面一座小山头上,孤单单的一座房子,四周包围着一簇美丽的小丛林,优美极了。林语堂自言自语地说道:“这真是一个很妙的居处,离空袭目标也很远。”

“那是一座‘鬼屋’,没有人愿意去住。”陪同来的向导说。

“鬼屋!什么‘鬼屋’?”如斯不信。林太太和无双、妹妹也都不相信。

向导解释说:“很久以前,这里来了一位叫白敦容的大人物,是庚子赔款委员会委员,看中了这里的风水,修建了这幢一楼一底的小洋房……”向导滔滔不绝地介绍说,房子建成刚刚一百天的时候,白委员就不明不白地死去了。于是,周围的农民就传开了,说这楼房犯忌,不吉利,有鬼。

不久,白委员的女人也死了。传说一天傍晚,从合川下来一人,刚出温塘峡口,突然雷雨大作,四顾无一避雨之处,只见小山顶上有一小楼房,乃投于其檐下,雨停,一轮明月高挂,微闻楼上有声响,这人向上一望,旦见一女人,披头散发,抱着一男尸站立窗前,吓得来人魂不附体,狂奔而逃……

逃至东阳镇时,晕倒街心,有人将其救醒,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有鬼,有鬼……”

“鬼屋”从此就传开了。

有位记者听了,说道:“我不信世界上那有什么鬼?我就要去看看!”

于是,他带着手枪,身背行军床,来到这小洋楼,楼上楼下静悄悄的,毫无奇异感觉。他在楼下厅堂内打开行军床,枪握手中,仰卧床上,眼鼓鼓地盯着屋里,看究境会发生什么变化。

一夜都未闭眼,到天快亮时,好像眼睛一眨,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头,一看,“我怎么是睡在楼上呢?不行!再来观察一晚上,看你有什么鬼?好嘛,今晚就住在楼上。”

他先用麻绳把床紧紧地拴在柱头上,自言自语地说:“我肯信,你能把我又搬下去?”

第二晚他更加小心注意了,眼睁睁地环顾着,看到底有什么动静?大半夜都过去了,平静无事。他想:“我来试一下,看又能出现什么明堂?”于是,他故意把眼睛眨了一下,睁开一看,乖乖,怎么又睡在楼下厅堂里了,套床的麻绳也紧紧地拴在厅堂的柱头上了……他吓得翻起身来,不顾命地跋腿就跑:“有鬼呀,有鬼呀,真的有鬼呀!”

不久,报纸就登出来了一篇《鬼屋探鬼记》。

向导笑扯扯地说:“你们说有没有鬼嘛?”

林语堂也望着三个女儿,看她们怎么回答。

“人死如灯灭,哪有什么鬼!”三个女儿齐声说道。

“那位记者不是亲身体验过,说真的有鬼吗?”林语堂也故意问道。

“有鬼?”如斯说:“我看,是那记者在捣鬼吧!”

白敦容的事情发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著名的爱国实业家卢作孚先生为留洋好友白敦容专门设计和建造了这栋小洋楼,以让白先生调养他那患痨病而虚弱的身体,同时也是为白先生身体恢复后,聘用他来帮助卢作孚从事建设“嘉陵江小三峡乡村建设实险区”的北碚作人才储备。

可天有不测风雨,不幸的是白先生居洋楼不到一年就先逝了。而白先生的夫人又是个洋人,还有个六岁的女儿。

母女俩面对这突然而来的打击,悲痛欲绝。此时,一直跟随他们的佣人心生怜惜,并由怜惜发展到爱情。

由于文化观念和意识的差异,这种爱情最终又跌入另一悲剧中。

后面的故事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和毛骨悚然的恐怖故事,实在太长了,两个老人讲了三个晚上才算基本讲完了,累死我了,有兴趣可以上网搜,这个故事被改编成了很多文学作品,就不讲了,主要情节就是以此围绕着一具白先生的遗体,以及后续相继发生的一幕幕惊心动魄“鬼”的故事来展开。

当时广为流传在抗日战争时的陪都重庆,当时的重庆大报上载有这八卦新闻,其曲折而惊险的“鬼”故事轰动陪都的大街小巷,成为市民百姓的热议龙门阵。

残破掩饰不了气诡异的气氛
周围到处都散落这当年的物品
二楼的阳台回廊已经完全塌掉了
透过窗户窥视鬼楼的风雨
靠近悬崖一侧还保存较好
美丽的结构在鬼楼上到处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大开的窗户里再没有传说中的叹息声

第三节  故事二

(剩下的故事我讲简单点,有想听完整版的,我带你去找老人讲给你听,老人们都超能讲,每次至少3个小时,否则别想离开,哈哈)

林语堂传纪里关于鬼楼的记载只是鬼楼传说的一个开始,从那以后离奇的事件一直发生不断,最终造就了鬼楼的民国传奇。鬼楼为晚清民国初期的建筑,为白敦容所建,建筑精细漂亮。

虽然从闹鬼之后再没有人敢靠近,但即使在现在从荒芜的外表中还是能看出当年的奢华,除建筑以外还有一个院子,屹立于山顶,又被树林环抱,一面镶嵌在峡谷的悬崖上,一面仅一条小路曲径通幽的通向山下,上可以鸟瞰整个温塘峡口的壮美风光,中可视江对面金刚古镇,下可以远眺北碚老城,风光堪称奇妙。

也正因为这样的豪华之气和离奇身世,让我第一眼看见这个建筑的时候就想到了呼啸山庄,而我们的第二个故事也就从这个类似于呼啸山庄的爱情悲剧开始吧。

白敦容之后,由于房子的奢华,后来有很多人都争相争夺这个别墅,后来这个别墅落到了一个富商手里,这个女儿的房间正好在二楼面向嘉陵江峡口的房间,每天梳妆的时候都可以看见江上来来往往的渔船,而这个时候总是有一个非常美妙的歌声飘进她的窗户,那是一个年轻渔父每天都唱着渔歌去打渔,由于听久了就有了好奇之心……

(此间省略一万字,爱情故事总是美丽,同时也是很长的,反正最后两人相爱了。)

但旧社会女孩的父母肯定不同意,给他看中了一个官二代,于是抗争开始了(继续省略一万字,抗争的故事大家自己领会),最后是个悲剧的结尾,那个官二代设法毁了渔父的容,伤了他的喉咙,渔父因为无法再面对女孩就自杀了,女孩知道了这个消息,悲疼欲绝,抱着男孩的尸体从别墅的悬崖一起殉情了,女孩的父母也搬走了丧女之地。

而这个故事成了《夜半歌声》的原型。在林语堂传纪里向导说的抱着男尸的女鬼就是这个了。

透过窗户,便可以看见小姐房间放置梳妆台的观景阁,我老是在想,如果这是突然有人推开对面这扇窗户,肯定会把我吓死
通往二楼的木楼梯也只剩下残存的一段了
继续望着飞檐发呆,很精美的动物雕刻
透过小姐的房间,可以看到嘉陵江和温塘峡口,就是这个窗户连接了一段悲剧的爱情故事
木楼梯虽然都已经腐朽掉了,但一些散落的装饰还是让人忆起他的辉煌过去

第四节  故事三

好了,我们继续讲故事。

话说富商搬走之后,人们一直都传说这个房子不祥,没人敢去居住,直到不久抗战爆发,国民政府内迁重庆,建立陪都,在此之前,一大批达官贵人先行跑到了重庆,其中一个退下来的立法院委员就相中了这个别墅作为养老之地,搬了过来。

但后来离奇的事情一件接一件,他家的佣人老是在半夜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的站在悬崖边上眺望峡口,而他的夫人经常晚上睡觉都梦见有个女的坐在窗前的梳妆台化妆,后来夫人受不了惊吓,很快就过世了,而这个老委员也再不敢在这里居住了,搬走了。

从此,白屋就荒废了,再没有人敢靠近,大家都不再叫他白屋,而换之耸人听闻的名字——鬼楼。

而关于的鬼楼后来的说法更是一件比一件离奇,这次找到并走访了很多当时居住在江对面金刚碑,文星湾,以及下峡口和东阳的老人,每个人都能给你讲个吓人的故事,而大家号称都见过这样的场景,并且出奇的相近。

据说上世纪三十到四十年代,在嘉陵江温塘峡夜晚造船或者外出,在现在嘉陵江温塘峡河对岸的金刚碑、五指山疗养院、缙云山,就能明显观看此楼房的夜晚灯光,也像是桅杆和航标灯塔闪耀的光芒,似乎能够朦胧晃动显露的人影子,和充满人的惨叫声音传递,充满十分明显神秘感,但白天大家鼓足勇气去一看究竟时,总是一座荒芜已久的废楼。至于传说的真实性和具体原因由于时间已久,也并非自己亲身经历,也深悟其中奥妙,但鬼楼对于那个年代嘉陵江沿岸的老人和船夫来说却确实是非常有名和恐怖一个字眼,也是他们记忆中非常深刻的一段经历。


总是感觉从窗外眺望里面的时候有股凉气夺面而出,结果发现因为夏天里面很凉快,哈哈

第五节  故事四

当然,鬼楼的故事还没有结束,这都是爷爷辈的故事了,但鬼楼传说的影响并没有因为时间和辈分的改变而消退,对父辈来说,对他们影响最大的还是发生在建国前的一个故事。

那是60年前,鬼楼的意义开始有所变化了,对于老一辈人来说,他是恐怖的,但随着新文化运动的展开和电影《夜半歌声》的成功,因为两段故事都和反对封建爱情,追求自由的爱情相关,一些年轻人开始把鬼楼作为爱情的一个圣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一次将鬼楼拉回到了诡异耸人的生世中。

就在这一天,一个月明之夜,有一对相爱的男女学生为抗争自由私奔来到这里殉情了,由于没人敢靠近这个鬼楼,所以一直都没有人发现。

直到几十年过去了,新中国成立之后,有一个远道而来进山采草药迷路的农民晚上偶然走到小楼附近,由于是外地人,所以就也没有什么注意,听见里面有响声、于是就好奇地爬到窗户下,借着月光朝里面观望:只见一对学生模样的男女正嘻嘻哈哈地在天花板上吊灯的铁架上荡着秋千。

那女的身穿白衬衫、黑短裙,男的是黑西服、完全是60年前的学生打扮……

事情传了出来,当时已经开始反对迷信,崇尚科学,所以又一个月圆之夜有一群年轻人相邀来到了小白楼前想一探究竟。

月上三更了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我们喝了点酒,借酒壮胆推开了那厚厚的木门……

一阵阴风夹着一股腐臭霉味迎面而来……

月光中,他们见到的是:早已腐烂的白衣黑裙包裹着的两具干枯的骨骸高高地挂在生满铁锈的灯架上……

在晚上一个老人家里听完这个故事,本来打算一起前往探秘的3个朋友都决定不去了,狂汗,也难为大家了,天天陪我听这个鬼楼的鬼故事,连听了两周,就不为难大家了。

这就是原来挂着吊灯的大客厅,殉情的情侣的尸骨就是在这里发现的,据说还真有一个吊灯,非常华丽,后来被几个胆大的农民顺走了,狂汗

故事五

时间进入了疯狂的时代,很多文物都被破坏了,作为封建迷信的传说载体,鬼楼的命运有时怎样的呢。

也正是经过了这样一个特殊时代,才让鬼楼的故事更加扑朔迷离,很多人都说他已经被拆掉了,因为那时候的人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会怕鬼,这也是很多老人都认为他不复存在的原因,在记载北碚老建筑的书,比如非常有名的《二战名城》等都对鬼楼进行了记载。

而真正导致人们误认为他消失了的原因还有一个曲折的故事。

这要从红卫兵砸鬼楼开始说起,那个年代,由于有众多的高校,北碚成为了重庆红卫兵闹的最厉害的两个地方之一,红卫兵大肆打砸旧文化遗物,但由于众多的鬼故事,始终没有对鬼楼下手,直到有一天,红卫兵八一五派决定派出一个突击队,前往鬼楼拆除房屋。

由于当时渡江只有渡船,鬼楼周围又没什么人居住,当突击队辗转多处,渡江来到鬼楼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刻,当突击队长一声令下,抡大锤的突击队员就开始砸墙,而刚一炸开围墙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被砸开围墙倒在旁边的草丛中,上面渗出了丝丝红色的血迹,当时所有的红卫兵突击队员都吓傻了,正在这时还真巧,可能是砸墙震动了墙体,本来就几十年荒着的楼顶的烟囱哗的一下就掉下来了,正好砸到了抡大锤的队员身上,当场毙命,其他人吓得落荒而逃,从此之后再没有人敢去鬼楼砸楼了。

其实一直对这个故事将信将疑,直到这次走访中却恰好碰到了当年去砸墙的一个突击队员,他给我带路去找寻重庆唯一两处红卫兵公墓之一的石子山公墓时给我又详细的讲到了这个故事,让我大为惊讶,虽然坚信这是巧合,并且可以很好的解释烟囱掉下来的原因,但墙体渗血却始终不得其解。

直到到了鬼楼现场,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由于一直没有人居住走动,周围早长满了野草,而整个围墙的里面都爬满一种结着小红果的藤蔓植物,而也正因为我翻越围墙残口的时候,压破了很多红果果,这些如血般的液体粘得整个墙体上都是,让断墙出血的传说不攻自破。

我想当时突击队员心里可能还是很害怕吧,有时黄昏,是自己把自己吓到了吧,看来还是应该科学的去分析。再后来,工业大发展这个小山周围建了工厂,在沿江到鬼楼山脚的地方都修上了厂房和家属区,而工厂打算把鬼楼装修一下作为单身宿舍,但遭到了所有工人的反对,无奈之下,工厂就把鬼楼用围墙围起来,不让人接近,让大家有个安心,同时告诉外面鬼楼已经被除四旧了。

从此屹立在山上为温塘峡口第一建筑的历史结束了,湮灭在了众多的厂房和家属区的背后,也正是这个原因,很多人都以为这个曾经叱咤风云,几度春秋,命运坎坷的老宅子从此消失了,而鬼楼依然过着从民国开始的无人靠近的孤独生活。


这就是砸是红卫兵的烟囱,注意旁边的小红果果喔,这就是故事中救了鬼楼一命的东东
被砸掉了一半的青石外围墙

第二章 七星岗闹鬼,金刚塔镇邪

进入金刚塔也实属不易,由于维修之后再不对外开放,所以进去花了我们很多功夫,最终得到了文管局的批准,得以近距离一睹其风采

通远门外的七星岗历来就是用来埋葬死人的乱坟岗,留下了“通远门,锣鼓响,看埋死人”的歌谣。据记载,明末清初,张献忠攻下通远门后,曾在重庆城内颁布了禁令,而尸体全都暴尸于七星岗,从此七星岗更成为人人畏惧的鬼岗。

(对于张献忠一人,历史上多有争论,有人说其残暴,还有其“七杀”碑的说法,既“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也有认为其对贪官污吏残酷无情,而对百姓多有爱戴。)

1929年2月,潘文华上任后就着力将通远门外到上清寺一带开辟为新市区,从而将重庆主城面积扩大了一倍。

在修建通远门至上清寺的公路,即现在的中山一路时,在七星岗一带挖出了无数尸骨,为超度亡灵、镇妖驱邪,潘文华建造了菩提金刚塔,并特邀西藏大喇嘛多杰格西来渝装经开光,该塔于1931年2月16日落成。

菩提金刚塔建在“凸”形台基上,外形偏向藏式佛塔建筑没,周围建有围墙。但实际上,菩提金刚塔却是30年代重庆殖民式建筑的典型代表。

菩提金刚塔兼容了多种建筑风格,高七丈八尺,共分为三层,全系纯石彻成。低部是四面方整的方形基座,中部为方形塔身,阴刻《佛说阿弥陀经》全文。塔身四角为爱奥尼克祸卷柱式,塔身上边是一须弥座形方“表”,横书“菩提金刚塔”五字;再上是一座喇嘛塔,复钵北面有一拱形龛,龛内供奉一尊菩萨;复钵十三天的顶端为宝盖,两侧有翼形装饰图案。


塔中间的是梵文,看不懂
石碑上使用双语写的闹鬼和修塔有关的记载





本文作者“寒溪夜浣”,如侵权请联系我立刻删除。原文:http://www.mafengwo.cn/i/749997.html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