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怪谈!耍蛇、镇狗、知命,关于“落食子”的怪异故事

0 Comments

若不是金庸先生塑造了“洪七公”这一人物,乞丐在一般人眼中,似乎没有任何正面的东西。其实,如果我们能耐心听听他们的故事,也许,能改变很多看法。

在我们的方言里,称乞丐为“落食子”。这一叫法,是非常文雅的。古代典籍中,就有“官家子”、“良家子”的说法。若能细细考证一番“落食子”这一叫法的由来,应该会很有趣——奈何学疏才浅,力不能及。有网友能赐教一二,感激不尽。

现在,社会上似乎没有真正的“落食子”了。

以前,乞丐也好似一种行业(当然现在似乎就是了),有没有帮派,我不大清楚,但他们总是有自己的规矩,也有一些安身立命的本领。

说到规矩,我听很多老一辈人讲过,归纳起来,有以下几条:

一、不能嫌弃别人施舍的食物的质量,给什么吃什么,不能扔掉(比如有些人把馊饭给乞丐)。

二、不能落户,也就是绝对不能在人家家中过夜,也不能睡在别人屋檐之下。也不能在别人家的猪圈、牛栏里睡觉(一般都会堆放干稻草,除去环境考虑,睡着比席梦思床要舒服)。

三、不能常驻某地,要流浪不止。

四、只能接受施舍的食物,不能接受钱财。

当然,我的归纳肯定不完全。不过,从这几点来看,做一个乞丐倒需要很强的自制力,放到现在,成为清官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说到安身立命的本领,也归纳一下吧。

第一、要会耍蛇。不过不是毒蛇,一般是我们那所说的“菜花蛇”。行讨的时候,把蛇放在怀中。据说,要是女主人过于悭吝,他就会把蛇掏出来把玩——女人天生怕蛇,哪怕明知无毒,也会心惊胆战,往往乖乖施饭完事。

第二、要会“镇狗”,以前农村的狗非常厉害,见到陌生人,往往狂吠不止,然后冲过去撕咬——为了看家,以前的人往往会有意识培养狗的狂躁的一面。买小狗往往要看母狗是否厉害,太老实的狗是没人要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农村的狗命特别贱,特好养,因此数量也非常之多。陌生人到一个地方,没有熟人引路,一般不敢擅自随处走动。“落食子”穿家过户乞讨,却从来不会被狗咬,更有甚者,他一出现,所有的狗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只敢夹着尾巴低声嗷嗷叫(狗只有极其恐惧的时候才这样),据说,这是乞丐老祖宗传下来的本领,别人学不到。

第三、要会“知命”,这个有点玄。据说,“落食子”能预感自己的死期,不管流浪到多远的地方,一定会回到自己的出生地才会死去。

自然,这方面归纳的也不全面。但至少我们可以知道,以前“落食子”之间,肯定有某些技艺代代相传的。

讲个和“落食子”有关的小故事吧。

我们那有个人,姓李,小时候父母双亡,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深知其中的辛酸苦楚。因而长大后,乐善好施。对于乞丐,更是特别关照。只要到他家,必定按自己的伙食施舍。

有一个“落食子”,年龄已经很老了。没有人知道他是哪里人,但每年必定会到我们村两次。

他要饭似乎也是漫不经心,从不张口要。也不和人说话,别人问他哪里人之类的,也不会有任何表情和反应。只是拄着一根棍子在村中慢慢走动,有人主动送给他饭他就吃,没有似乎就饿着。李善人(姑且这么称呼吧)看他比其他乞丐更可怜,总是热好饭菜送给他吃。并且,总是要拿上一个袋子装上一些米让乞丐带上——怕他饿的时候没人施舍,希望他会拿米去换点饭菜。乞丐不拒绝,也不感激,只是木然地提着米在村中缓缓行走。没人见过他用米换饭,也没人见过他生火煮饭。至于米到哪去了,没人知道。

李善人基于善意的设想,年年施舍两次米,也不计较米的最终去向——这种基于内心的最澄澈最真诚的善良,现在几乎要绝迹了。

有一年,这个年老的“落食子”再次来到我们村,李善人像往年一样,热好饭,准备好米送给他。不过这一次,“落食子”居然对李善人开口说话:“饭我就吃了,米今年就不要了,用不上了!多谢你,这样吧,我就跟你说一样草药吧!”于是,他带李善人到附近的山上去辨认草药,教他治蛇咬的药——而且是能治五步蛇咬伤(这在医药不发达时期,是极其珍贵的药方。)。

从此以后,这个“落食子”再也没有出现过。

李善人靠“落食子”教的草药,治过很多被蛇咬的人。

这绝对不是什么教人向善的故事,虽然李善人虽然早已去世,但他的后代继承了秘方,现在已经传到孙辈了——不过人们更倾向于到大医院用血清治疗了。

以上来源网络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